童年的梦想如何让生活原则所取代:“当我第一次穿上白色长袍时,我心里感到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Aman Mohammad Suleiman(阿曼·穆罕默德·苏莱曼)是RUDN医学院的学生。 六年前,从阿富汗来这儿学习,梦想当一个工程师。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Aman考上了医学学院,目前他计划成为一名复苏专家,并为这一选择感到自豪。

-你为什么决定把你的生活和医学联系起来?

-我的近亲阿姨和叔叔都是医生,此外,在每国家里这是一个非常受欢迎和有声望的职业。在小学学习时,我梦想成为一名工程师,建造楼房。毕业中学以后,有了一个申请外国大学可能性,我选择RUDN大学了。那时候六年前,我们还是没有信心和经验的孩子,成为大学生就是幸福。可以以后选择专业。一位好朋友在办手续时,选择了医学专业。我做了跟他一样的选择。此外,我的生物学的得分比较高。

-没有实现的童年梦想,您感到遗憾吗?

-目前,我可以肯定地说,我没做错误。当我第一次穿上白色长袍时,并进入解剖课时,我心里感到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有时候,这并不容易,因为我必须认真地阅读和学习很多东西。现在我了解到,我将不得不学习一生。完成一般课程后,您需要选择一个专业,我想选择复苏专业或血管外科手术。

-这些专业非常复杂。

-在医学上,没有简单的专业!

-您认为今天的阿富汗里缺少哪些专家?

-我们最受欢迎的职业是医生和工程师。 但是,我认为人文学科特别是教师非常短缺。 到目前为止,另一个专业是生态学。 希望以后对它的需求会越来越大。

-学习会占用您所有的时间,还是有什么爱好?

-我认为年轻人应该体育运动,至少要去体育馆。 大流行之前,他经常踢足球。但是检疫改变了我们的习惯。不仅仅是很多机构关门了。互相照顾很重要。我设法在COVID患者的“红色”区域工作。如果恢复了年轻专家的招聘,那我一定再去。总的来说,关爱原则和帮助邻居的愿望不仅是希波克拉底誓言的一句话,也是一种生活态度。RUDN大学创建了所谓的民族社区,即来自不同国家的学生协会。这样一个小组的任务是帮助年轻人定居。我是阿富汗社区的负责人。

-你的职责是什么?

-我的职责是监督青年学生,尤其是新生,帮助他们解决住房的问题,在教育过程中为他们提供支持。目前,阿富汗社区一共有300名学生,其中许多人在抵达时都不懂俄语或英语。我自己就是这样,我知道在最初的几年中有多么困难。

-您如何看自己的未来?

-我想成为高级专家,为此,我将不得不再学习几年。很难说,我将在哪个国家工作。但是这个职业永远对我的未来一定着起很重要的作用。

新闻
所有新闻
友大校园生活
2022年05月13日
我喜欢创造新事物,所以我在科学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RUDN 大学工程学院学生 Ngbala-Okpabi Obarijima Godwin Samuel

Obarijima 来自尼日利亚,于 2016 年进入 RUDN大学。 现在他在工学院读硕士一年级,已经成功注册了专利。 关于我决定在俄罗斯学习的原因,关于注册专利和关于 VR5 引擎的问题——在一次采访中。

友大校园生活
2022年05月12日
RUDN大学医学院的学生维多利亚·奥尔洛娃(Victoria Orlova):在四门课程的学习过程中,我脑海中一直萦绕着一个念头:“为什么护士这个职业被人低估了?”

人们普遍认为,护士的角色是给予和带来的。 但这绝对不是真的。 我的名字是维多利亚·奥尔洛娃,我是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医学学院“护理”方向的四年级学生。

友大校园生活
2022年04月25日
实际信息:学生不在宿舍期间的物品存放

许多RUDN大学的学生现在不在俄罗斯,但他们的财物仍然留在宿舍里。 我们说的是从 2022 年 3 月 1 日起超过 1 个月没有住在宿舍的 RUDN 大学生的个人物品将被存放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