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亚的学生如何离开脱离母亲的看管并决定改变国家中的教育系统
Denis Musau(丹尼斯·穆索)是五个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个,为了感到独立,他进入了RUDN大学的硕士。他离开肯尼亚是叛乱的一种模式。 是的,他摆脱了一段时间的父母看管。 但是英语老师的儿子却只在学术环境中看待他的未来。

数学不是一个最明显的并应用的专业。什么因素影响了职业选择?

对我来说,我一直对数学感兴趣。我总赢各种数学竞赛了,并且是班上第一位理科学生,所以我的能力从小就显现出来。高中毕业后我想学工程学了。但是纯粹数学一直是我想要做的领域。

您是如何决定入读RUDN大学并移居俄罗斯的?

学习本科后,我自己了解到需要继续学习。另一个问题是,有人提出疑问:留在肯尼亚还是去另一个国家。结果,我考试写得很好,并获得了在RUDN大学学习的奖学金。这样的机会一定要利用,好吧,我家庭也起了重要的作用。

你的意思是父母支持您离开他们的吗?

我家庭有五个孩子,我是最小的。 妈妈一直担心没有人照顾我,但我是成年人。事实上,我的父母一直强迫我继续出国学习。

毕业RUDN大学后可能从事的活动-您如何看待自己的未来?

当然,我要读研究生,最有可能的是考上RUDN大学,这儿的环境和氛围对我很熟悉。但是,毕业硕士后,我想获得实践经验并试在肯尼亚教书。我已经有了一些经验,我曾教过高中生化学和数学。最终目标是当一位数学教授。我认为这对我来说是个最好的工作,我认为自己是一名讲师。我可以说,对我来说教学不是压力,而是知识和能量的交换。全球面临的挑战是改变和改善肯尼亚的教育体系。这很浪漫:试法提出一种不同的风格。

新闻
所有新闻
友大校园生活
2021年09月15日
一天一位记者、一位医生和一位建筑师在“Tavrida.ART”艺术节上相遇

RUDN大学的学生已经证明,无论职业如何,每个人都可以发挥创造力。 几内亚比绍的一名大三学生是一名记者,伊朗的沙扬是未来的医生,来自叙利亚的韦尔是一名建筑师。他们一起是一个音乐团体。 他们在大型节日“Tavrida.ART”上演奏萨克斯管、吉他、鼓、唱歌和跳舞。 该活动于 9 月 8 日至 12 日在克里米亚的卡普塞尔湾举行。

友大校园生活
2021年09月01日
“我是RUDN大学的学生啊!”:招生活动的结果和新生的情绪

今年有3,802名俄罗斯学生进入RUDN大学。 其中 1,029 个免费学习。 今年,该大学处理了 98,516 份申请,比去年增加了 41,843 份。 今年国立考试的分数线增加到 87.59分。

友大校园生活
2021年05月19日
“我以为我不是编剧。 但是现在我知道了”

Manizha如何帮助RUDN学生开始在电影界的职业,什么主题是“真实的”,以及为什么从不同角度看待世界很重要-在接受Alexandra Adueva采访时(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学院,第四年级)。